未设维护胎儿好处特殊规矩

2017-04-29 13:34

有名民法专家梁慧星表现,传统民法实践认为,胎儿属于母亲自体一局部,因而在其出身前遭遇损害,不能作为民事主体享有侵害抵偿恳求权。民法通则严厉贯彻传统理论,规定民事权利始于出生终于死亡,未设保护胎儿利益特别规矩,仅在继承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分割遗产时应为胎儿预留份额的划定,对胎儿利益保护不利。学界一致认为属于破法破绽,制订民法总则应创设胎儿利益特殊保护规则。

第十五条

胎儿享民事权可继承遗产

波及遗产继承、接收赠与等胎儿好处的维护,胎儿视为存在民事权利能力。然而胎儿诞生时为死体的,其民事权力才能自始不存在。

亮点1

(草案三审稿)

对庶民来讲,民法典就是权利的宣言书。作为民法典的总则编,历经三审的民法总则草案,“权利法”颜色愈发现显,浮现多个亮点。对照一审稿,三审稿的民事权利章节共26条,较一审稿增加了一倍,参加了各界广泛呐喊入法的内容,包含民事权利的获得、权利人如何行使民事权利、民事权利保护“征收征用应取得公正公道弥补”等,尤为引起关注的是,增添了“个人信息掩护”跟“私有财产权利保护”条款。

遗腹子有不继承权,继续生父遗产?近年来,各地频现遗腹子争产案。中国法院网刊登了一则案例,肖姓女子在丈夫、公公接踵死亡后,将两名大伯哥告上法庭。理由是两个大伯哥宰割公公遗产,他们以为亲弟已逝世,肖姓女子腹中胎儿没有资历继承祖产。